零右

好久不见了呀 不好意思 我爬墙啦……

[薰零]春日(10/完结)

羽风薰x朔间零


(10)

朔间零和羽风薰一同外出时,收了好些衣物塞进行李箱,却没带仆人,也没说要去哪儿玩,家中长辈见他难得交到了要好的朋友,也就睁只眼闭只眼,不打算多说什么。隔了几日两人回来,离大门还有数步的距离,就有家仆匆忙跑出来喊:“羽风先生!您可算回来了!主室的客人已经等候多时了!”羽风薰正奇怪着,抬头往里面望了一眼,手中正准备递给家仆的行李,嘭的一声,掉在地上。

“姉、姉さん!”

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长姐,羽风薰一下子有些慌乱,更多是欣喜,连声音也忍不住高起来,他几步并作一步跑过去,里面跪坐着的女子转过头来,看着逐渐跑近、却不小心被雪绊了一下的羽风薰,她用袖子掩了一下唇,随...

おいおいおい

如果可以的话,谁想扣糖啊!!!!!!!!!
等设定集到手上后慢慢扣,呜呜呜呜呜呜呜几百页呢总能扣出我cp的糖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!

今天是521

因为之前有幸被太太评论,就戳进主页看了一下,发现之前有看过太太的泉司文章!一直很喜欢那篇,是一篇很温柔的文章,在和太太交流的时候觉得真是文如其人呀,太太也是非常温和的一个人,希望这么好的太太能够像文章里的人物一样,一直幸福下去,521快乐呀。
哈哈,太太是害羞了吗?本来想评论的,一刷新发现日志删掉了,天啊,你好可爱啊……
如果你能看到就太好啦。

[薰零]春日(9)

羽风薰x朔间零

好吧,真的没忍住!带了私货!是晃凛!T T

(9)

朔间零向来浅眠,天边刚泛起晨光,就有些模模糊糊的意识了。他无意识地翻了个身,一眼就看到了枕边人的脸——这、这个人!怎么一下子离吾辈那么近!

羽风薰的呼吸有些紊乱,眼睛紧闭着,眉心也微微蹙到了一块去。早前就有家仆说笑般的对朔间零说,羽风先生和您长得可真像啊!尤其是五官的轮廓呢!当时不以为然,但如今近距离的一看,反倒觉得,确实是有几份相似了,只是羽风薰的脸部线条干脆而利落,再加上一头金发,初看长相会让人不禁怀疑,父母的其中一方,或许是外国人吧?

朔间零没忍住,小心地把手伸出被子里来,去卷起一缕枕边的金发。两人的头发在男人...

代购姑娘可算是把我的徽章给寄过来了!!!等得人心都焦了!!!!!
是太太在cp20上的看板无料,非常可爱!!!天呀,这可爱的小爱心,噢噢噢噢噢!冥思苦想好久,还是拍不出十万分之一的可爱度,实在是太可爱啦!!!!!打滚!(ノ≧∀≦)ノ❤️
谢谢太太画出这么可爱的看板二人!!!

[薰零]春日(8)

羽风薰x朔间零

好吧,没忍住了,带了私货,不过,嗯......其实也可以不认的......

(8)

晚餐后,一行四人待在同一屋里,消磨时间打纸牌玩。没打几局两个小孩子又吵起来(虽然只是大神晃牙单方面的被惹怒),朔间凛月一直恶作剧般地逗他。一张小方桌,晃牙原是同羽风薰坐在同一边,这下他气得蹭的站起来,凛月反应也快,拉开纸门就往外面跑,晃牙也没傻站着,往前追:“你给本大爷等着!”

雪早就刮起来了,所以才一直待在屋内的。朔间零担心他们着凉,刚暖和起来的身子又要冷下来:“凛月——”他往院子里喊了几声,没法儿,只能也起身往外面走。

果不其然,晃牙和凛月互相朝对方扔着雪球,雪仗都快打起来了。朔间...

[薰零]春日(7)

羽风薰x朔间零


(7)

已经是二月出头的时候,天气仍然寒冷,一片摇曳的山茶,在充满寒意的空气中绽着,红色粉色簇拥起来,大朵大朵在山谷里盛开。通往山上的路不好用马车走,一路的颠簸也让人头晕,家仆们先提了行李往山腰的温泉旅店走,朔间一行人跟在后头。

“哇、哇啊!”

一声叫喊惊得几只鸟雀都飞起来。羽风薰回头,看到大神晃牙脚步一滑摇摇晃晃,好在最后还是稳了身形,心有余悸地大口喘气。趴在他背上的凛月不由得圈紧了环住对方脖子的手臂,半是埋怨半是担忧地说他:“小心点儿啊。”

“你不要乱动才是!”大神晃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他在马车上跟凛月打赌打输,得到的惩罚是要背着他上山,他现在被折腾得半死,凛...

[银魂土冲/青葱]梦之蛋黄酱工厂一日游

土方さん生日快乐!!!!!!!
很久很久没写土冲了……写得非常烂…………好想哭。评论之前因为个人原因锁住了,可能要过段时间才会打开……所以说,即使想要鞭打我,也只能在心里默默鞭打了嚯哈哈哈。

土方十四郎x冲田总悟

-
总悟走在他左侧,稍后一点点儿的位置,是他们各自惯常的位置,方便土方遇事先上,也方便总悟背后暗算。土方脚步突然停下来,他转身。
你真的要去么?
废话。你以为我像你啊土方さん,话不算话,出尔反尔。
土方很重很重地啧了一声,若是有烟咬在嘴里,估计得粉碎。他心想,这孩子怎么突然转了性,一大早把自己叫起来,说什么要去蛋黄酱工厂。土方一听蛋黄酱这三个字掀了被子就起来,对着镜子把下巴上因没搭理而生出的胡渣刮...

[晃零]营业道路任重而道远

大神晃牙x朔间零
短打。玩了2.5见面会的梗,结尾会讲一些2.5相关的废话,戳到雷点的话请关掉吧。

“我说你啊,吸血鬼混蛋……”他凑近朔间零,“你刚刚,是害羞了,对吧?”
“……什么喏,汪口讲话吾辈怎么听不懂。”
距离太近了,朔间零不自在地稍稍偏了头,用手指把头发别到耳后去。大神晃牙“嘁”了一声,又靠近了一些,语气相当不耐烦。
“本大爷可是都看到了啊?明明连耳根都红了。”
“!”
朔间零相当生气,相当悲愤,相当想把时间指针拨回半小时前,拨回还在舞台上的时候。
按照之前的表演,有一个动作是他从背后搂住汪口的脖子、在对方耳边轻声细语的。今天被主持人要求做出表演中最喜欢的场景时,朔间零心想,啊,应该就是那个了,小姑...

[晃零]孤注一掷

赌徒大神晃牙x海贼船长朔间零
-
 
赌场里来了个年轻人。他一个人出现在欧洲厅,穿着随意得像是街头随处可见的混混,像他这样的青年,所喜爱的多半是白厅的老虎机,投块硬币,拉杆一拉,盯着不停变换的钻石美女祈祷或尖叫。这样的一个人,出现在这里,未免太惹眼了。只见他拉开转盘桌前的一张空椅子坐下,随手把皮箱往桌子上一放,打开来捻了几块筹码,往下注区域的格子里一扔。
“开始吧。”
他像是对此兴致缺缺,只当是完成任务,甚至叫住旁边端着酒杯的貌美女郎,问她有没有烤肉串吃。倘若有眼尖的客人往他那儿瞟一眼,就能看到年轻人下注区的紫色筹码,是这所赌场所能兑换的最大面值。
 
这是一座远离陆地的热带岛屿,处于几...

© 零右 | Powered by LOFTER